羲姒

[双金]我一直都在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总之,又是一个邪教吧,大概
磕双金吗?壮士
请注意!格瑞只是友情向!
请务喷,谢谢!

“金,在家乖乖的,等姐姐回来”
这是秋离开是对金说的最后一句话。
金依旧记得当初姐姐把他和格瑞的手拉在一起,告诉他们要好好照顾彼此,等她赢得凹凸大赛回来。
“格瑞,你说姐姐多久会回来啊?”金看着秋的背影一点一点的缩小,直到消失。
“……”格瑞默默的怀抱住金,用手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发。
金小小的身体颤抖着,答应了秋不哭的眼泪,终于在秋离开后忍不住流了下来。
两人拉着得手意味着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金,别害怕,我会一直在的”

“格瑞,格瑞你在哪,格瑞……”
早晨金醒来,格瑞早已不见,只剩下桌子上草草的一张纸,写着:金,我去凹凸大赛找秋姐,等我回来
纸轻飘飘的落在地上,没有人去捡。
“呵……呵呵……哈哈哈……”金抱着自己的头,身体靠着墙滑落在地上。
“什么嘛……又只有我一个人了啊……哈哈哈……哈……”
一天一夜过去了。金一直坐在那个地方没有动过,眼眶早已干涸,整个人的光芒都已暗淡。
“很不甘心对吧,所有人都不带你,因为你只是个累赘”
心中一直有个声音这样告诉金。
因为他弱小,所以姐姐不要他了,因为他弱小,所以格瑞抛弃他了,因为他弱小,所以他只能独自一人在这里哭泣。
“不想这么弱小,就和我一起吧”
那个声音还在呼唤着他
“一起……一起做什么?”
金木讷的回答着。
“和我一起,去创造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变得强大到不会被抛弃的自己”
不会被抛弃吗……
那个世界,还是多好
“对,就这样,和我一起,去创造这个世界吧”
金重新站了起来,他的头发早已变成了白色,眼瞳闪烁着红光。
“来吧,和我一起,去变得强大吧”

我可是,带着所有人的希望来参加凹凸大赛的啊                           ——金

我可是,带着金的绝望来的啊
                                 ——黑金

黑金:金,别害怕,我会一直在,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安雷】酒后乱性

-Defia-:

某日,在某养老群内。突然激情开车。
主题:酒后乱性(大概)


第一棒,原po
第二棒,羲姒 @羲姒 
第三棒,时萝 @时萝酱 
第四棒,七七 @七七不凄 




那么接下来走起


END。





安雷童话文【有毒慎入】

在很久很久以前,遥远的凹凸国度诞生了一位美丽的公主,爱好星星的国王就给这位公主取名为雷狮【似乎没什么关系】并为这位公主专门定制了一顶星星王冠。

雷狮公主从小就在国王的关爱中长大,本应该无忧无虑,但是她的脸上却从来没有过笑容,为此,国王没少费心。

有一天,爱好星星的国王问雷狮“美丽的女儿,你想要什么?”

雷狮思考了一下说“我想要一把锤子!”

于是国王安排工匠给雷狮做了一柄独一无二的白色锤子,雷狮很满意,给锤子取名为雷神,然而她依旧没有笑。

又过了几天,国王又问雷狮“美丽的女儿,你还想要什么?”

雷狮一边把玩着雷神之锤一边想着,抬头看着国王,说“我想要一艘船。”

于是国王又安排人给雷狮造了一艘船,但是皇宫里没有海,所以船就停放在了花园中,从此花园成了雷狮唯一的游乐园,但即便如此,雷狮依旧没有笑。

国王很无奈,他不知道公主要什么,于是过了几天,他又问雷狮“美丽的女儿,你想要什么”

这次雷狮没有再思考,毫不犹豫的说“我要一个骑士!”

国王犹豫了,可抵不过雷狮的死缠烂打,就挑选了军队中最优秀的骑士给雷狮,那个骑士的名字,叫安迷修。
安迷修表示很无奈,他的理想是作为骑士保护国家,上阵杀敌,而不是陪一个娇弱公主玩。

但命令就必须遵从,所以安迷修带着想死的内心来到了皇宫的花园,在那里,他看到了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风景。

巨大的船被装饰成海盗船的样子,船头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华服的少女,她的眼睛仿佛星辰大海一般,她高傲的站在那里,俯视着自己,嘴角上带着轻蔑的笑。

她轻启唇齿,尾音上挑“你来了”

雷狮永远也不会忘记眼前的这个穿着盔甲的骑士,一年前的那次军队演习中,她就看到了他,那双翠绿色如妖精一般的眼睛,从那以后,便不曾忘记,如今,终于得到他了。

安迷修发现他错了,一直以为的柔弱公主,其实是坐在王座上俯视众生的王。他单膝下跪,右手握拳放在胸口,恭敬的回答“让您久等了,我的陛下”

雷金邪教【慎入】


金一直暗恋着雷狮。
其实说暗恋也谈不上,因为金只是喜欢与雷狮呆在一起。喜欢看雷狮吃东西时鼓起的腮帮。喜欢看雷狮运动时从喉结留到锁骨的汗水。更喜欢看,阳光从雷狮的头顶倾泄下来,照着那毫无感情的紫色眼眸,整个人就如同一只流落到人界的堕天使一样。
因为这些,金总是喜欢跟雷狮呆在一起,可是雷狮却对他有点敬而远之,每次看到他,要么是无视金大大咧咧的笑容,要么是直接掉头走开。久而久之,就连金都开始忍不住嘀咕雷狮到底再搞什么鬼。
“格瑞格瑞,你说雷狮为什么总是躲着我嘛?”金鼓起腮帮,皱着眉头看向旁边正在读书的格瑞。
格瑞放下手中的书,认真的看了一眼金,才慢慢开口道:“或许,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诶——”金拉长声音,“难道是安迷修?虽然他的确经常跟雷狮一起,可是雷狮应该不会喜欢安迷修的吧?”
“如果雷狮喜欢他呢?你不妨也跟我试下?”格瑞拿起书,继续看了起来,余光却依旧盯着金的反应。
果不其然,金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挠着头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格瑞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开这种玩笑了?”随即看了眼手表;“呀,这个时间了,我去找雷狮了,你慢慢看哈。”说着,金便跑了出去。
格瑞紫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自嘲,他从不开玩笑。
金走在校园内,看着周围走过的三三两两的情侣,不由得叹了口气。雷狮那家伙在哪呢?
此时的雷狮正坐在教室内,前面的座位被安迷修所霸占,“我说过,离我远点。”雷狮瞪着眼前那张笑脸。
“离你远点?看来你是想我把你心里那些龌蹉的东西都告诉金了。”安迷修笑着说,满脸的漫不经心。
“你!”雷狮手握着拳,猛的打在了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引的周围的人注意力都集中过来。
下一秒,手却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只能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安迷修不介意的笑了笑,起身,伸出一根手指,在雷狮的桌面上敲了敲,俯身在雷狮的耳边:“你啊,还是少说几句吧,不然死的更快。”
雷狮的身子一下僵住,听着安迷修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心脏,猛然坠入黑暗的深渊之中。
雷狮冲到厕所,确定没人之后才忍不住在洗手台呕起来,一朵又一朵的红花从口出吐出来,不一会,洗手台里的小红花已经快溢出来,雷狮看着那如同鲜血一般的红色,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咬咬牙,抬起脚,缓慢的走了出去。
“雷狮!”听到熟悉的声音,雷狮的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口中一甜,花瓣又快吐了出来,不过幸好雷狮拼命忍住了。
金从楼廊的那头跑了过来,依旧是那张傻瓜般的脸,带着灿烂的笑容,在雷狮眼中,这个人很蠢,但是不知为何,看到他心里又很暖,不知不觉的,就喜欢看他那很蠢的笑容。
只可惜现在……
看着金开心的跑过来,雷狮不能说任何的话,冷眼看了一眼,转身就想走。
金看着雷狮要走,慌忙一个冲刺跑过去抓住了雷狮的手腕,不理解为什么雷狮一看到自己就走,所以直接开口问着“雷狮你怎么一看到我就走啊?”
雷狮没有说话,低头看了一眼金抓着他的手,并没有挣脱,以身高的差距俯视着金,冷声说“本大爷做事不需要一个弱鸡来问为什么”
一字一句敲打在金的心上,原来自己在雷狮心里只是一个弱鸡,什么都算不上,果然雷狮是喜欢安迷修的吗,所以才会……
雷狮看到金暗淡的眼神,紫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不忍,但口中又是一甜,甩开了金的手,什么也没说,就快步离开,只留下走廊上的金一个人发呆。
雷狮快步走到了走廊的另一头,在转角处停了下来。
“哇——”用手捂住了嘴,喉咙不断地向上顶着,吐出来一片又一片的花瓣,妖冶的如鲜血一般。
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金回到教室,发现雷狮并没有回来,问了周围的同学,都说雷狮没来教室,下午就听到老师说雷狮请假了。
“格瑞,你说雷狮他怎么了?”回家的路上,金问着身边的格瑞,他们因为家离得近,如果从小一起长大,每天上学放学都是一起的。
就在金一边思考一边等待着格瑞的回答时,格瑞停下了脚步,金回头疑惑的看着他,却没想到触及到的,却没想那双与雷狮的一样颜色的眼睛与金对视着似乎要从金眼底看出什么,金从格瑞瞳孔深处捕捉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神色,充满了愤怒,悲伤,以及……释怀。
“金……”格瑞轻声叫着金的名字,带着与平时不一样的温柔“我喜欢你”
声音透过空气,音量不大却也一字不差地尽数被金收进耳中,短短几个字却像炸雷一般在金脑海中一遍一遍回响着。金呆呆的站在原地,惊愕的看着面前的格瑞,格瑞的脸上,带着的,是金从未见过的笑,还有温柔。
“格…格瑞……”凝固住的空气被金小心翼翼地打破,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笑了笑,带着些许尴尬开了口,“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们别闹了。”
格瑞脸上的微笑渐渐沉下去,眼神十分认真,直视着金那有些慌乱的眼睛。
“我从不开玩笑,金”
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最好的朋友,会和自己告白。
金迷迷糊糊的回了家,晚饭也没吃,倒在了床上缩成一团,脑子一团浆糊,以他的脑容量,不能承受这么多突如其来的信息,将头埋在枕头里,似乎是要逃离,不过傻瓜就傻瓜,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金醒了,眼睛下有着浓浓的黑眼圈,像个熊猫一样。昨晚他做了一个梦,梦到雷狮死了,吓得他立马惊醒,本以为只是场梦,但心里却依旧有着深深的不安。
果然,到了学校,四处找雷狮的踪迹,然而上课时,老师却说雷狮今天请假了,而且安迷修也没来。金不安的拽着胸前的衣服,心里的不安正在不断加重。
下课后,金跑到格瑞的旁边,嚷嚷着“格瑞,格瑞,今天雷狮还是没来,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雷狮他……”
“金”格瑞没有等金说完,就打断了他。金应声抬头看着格瑞,却突然怔住,格瑞的眼神,充满了悲伤“金,你忘了我昨天说了什么吗”
“啊?”金的脑子突然没转过弯来,等想起来时,突然低下了头,他本能的出了什么事都来和格瑞说,仅仅只是因为格瑞是他最好的朋友啊。“格瑞,我……对不起……”
格瑞叹了一口气,班上的人并不多,也没有人在意他们,他轻生唤着金,金抬头看了他一眼。
格瑞从书桌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从文件夹中抽出了一张名单,放在桌上“这是班上人的家庭住址”
金还没有没有明白格瑞的意思,格瑞示意金低头听他说,格瑞突然按住了金的后脑,轻轻的在他额头上一吻,然后又迅速的离开。
金呆滞在原地,却听到格瑞又恢复了平时那种冷漠的语气,对他说“你去他家找他吧,上面有地址,一会我帮你请假。”
金听到后立马明白了,道谢后拿着纸离开了,脸上带着的,是和平时一样灿烂的笑容。是的,就是这种笑容,为了金保持这种笑容,一切都可以舍去,包括自己的私心,格瑞这样想着。
也许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亲吻额头的意思是,祝福。
而另一边,雷狮的家中,雷狮看着眼前闯进来的人,不屑的瞥了一眼,紫色的眼瞳中布满了危险。
安迷修抱胸站在他的面前,笑着“来看看你死了没”
雷狮轻哼了一声,偏头不去看他。
安迷修放下了抱在胸前的手,走到雷狮家中的沙发上坐着,笑看着不远处,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雷狮。
“怎么?还是不同意吗?”安迷修之前给过雷狮两个选择,放弃金和他在一起,可以活命,不放弃,那就只能死。
雷狮轻笑“怎么可能同意?你以为我是谁?”雷狮理所当然的回答,却没想安迷修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冲到他的面前,两只手撑在沙发的两侧,逼近自己。
“你明明知道自己快死了,为什么不同意!你疯了吗!我不好吗!我明明更那个笨蛋更早认识你,为什么!为什么你喜欢的确实他!而不是我”整句话,被安迷修近乎咆哮的吼出来,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会输给别人,明明自己才是最先认识雷狮的啊。
雷狮纠结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安迷修,忍住喉咙中的呕吐感“安迷修,你变了”不再是原来那个温柔的,一天到晚只追求什么骑士道的傻瓜骑士了。
安迷修听完一怔,然而苦笑“变了?对啊,我是变了!你以为我是为了谁啊!你以为我是为了变成这样的啊!”
雷狮偏头不再去看安迷修“安迷修,我们,是不可能的,我爱的,只会是金”
“金?他现在一天到晚和格瑞在一起,你以为他会在乎你?”安迷修的话戳中了雷狮的痛点,雷狮至今没有告诉金自己喜欢他,就是因为,金和格瑞是在一起的,自己,根本没有去打扰他的权利。
“正是因为如此,我更不应该去打扰他,因为我爱他,而不是你”
说到最后一句话是,雷狮扭头盯着安迷修那双翠绿色的眼睛,眼中的是无比的认真。
“咳咳……哇”雷狮再也忍不住了,突然咳嗽,吐出了染着鲜血的花瓣,如此妖艳,如此美丽,但在安迷修眼中,却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雷狮吐出的花瓣,有一些吐在了安迷修的衣服上,鲜血,染红了雪白的衬衫。
安迷修开口想说什么,却被雷狮打断“好了,你可以走了,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雷狮下了逐客令,安迷修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走到门前,打开了门,安迷修低着头,刘海的阴影遮住了美丽的眼睛“恶党,再见。”
恶党……很久没有听到的称呼了呢。“嗯……”下辈子再见。
安迷修说完迈脚离开,反手关上了门。雷狮颓废的靠在沙发上,原来布满星辰的眼睛,现在却黯淡无光,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吧。
死亡,原来到来的这么快吗……可惜,自己还没有对金说,我喜欢你这四个字。
“咚咚咚”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雷狮的思绪,他以为是安迷修反悔又回来了,开门准备破口大骂时,眼前的人却惊的他呆愣在门口。
“雷,雷狮”金微喘着气,因为刚刚跑过来,脸颊还有些红,细汗在脸上划过。
“金?你来做什么?”雷狮还没有立刻反应过来金的出现,呆呆的问着,语气完全没有平时的冷漠。
金用手擦掉脸上的细汗,抬头一笑“我来看看你”
雷狮被笑容一暖,侧身给金来了一条道“你先进去休息会吧”
“嗯……”这还是金第一次进去雷狮的家“雷狮,你今天请假,是出了什么事吗?”
直到金走进去,雷狮才反应过来,可为时已晚,金已经在沙发上坐下了。雷狮又恢复了平时的冷漠“没事”一开口,喉咙又是一股呕吐感,但却被雷狮强行压下去了。
金不安的低下头,他想今天和雷狮说清楚,但是,却不知怎么开口。时间一点一点的消磨过去,金还在犹豫怎么开口,雷狮却越来越忍不住了,喉咙中的呕吐感越来越强烈。
“那个……雷狮……我想跟你说……”
就在金终于下定决心和雷狮说的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金立马抬头看着雷狮,却发现雷狮难受的蹲在地上,用手捂着嘴,不断地咳嗽着,从指缝间滴落出鲜血,滴答滴答的拍打在地板上。
“雷狮!”金焦急的跑过去,用手拍着雷狮的后背帮他顺气,却被雷狮一把推开,倒在了地上,雷狮没想到金会被推到,回头一看,却从指缝间落出了几片花瓣。
金不可思议的盯着那些鲜血和花瓣,抬头看着雷狮“雷狮,这些……”
即使不知道是什么症状,但是用脑子想都知道,肯定病的不轻。
雷狮捂着嘴,不让花瓣落出来,金生气的想拉下雷狮的手,却没想,居然成功了。
大片大片的花瓣落在地上,金的眼瞳微缩着,看着地上那些花瓣。呆滞着问着雷狮“雷……雷狮……这些……是什么”机械般的抬头看着雷狮。
雷狮看着眼前的金,内心在做些挣扎,他不知道该不该和金说,挣扎了一会后,雷狮叹了一口气,抱着必死的心情,像金说着“这是花吐症,因为暗恋别人所以结郁,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平淡的语气似乎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但是眼前的花瓣却告诉他,得花吐症的,正是雷狮。
有……暗恋的人……吗……
金低头看着这些花瓣,原来,雷狮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啊,所以,才不会搭理自己,可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眼前最重要的是治好雷狮的病。
金一时着急,抓住了雷狮的手臂“雷狮,你知道这是什么,也一定知道怎么办的对吧”
“解除花吐症的办法就是和暗恋的人接吻”雷狮依旧如实的告诉了金。
“那……那雷狮喜欢的人……那谁……谁呢”金发现,自己在问这个问题时,声音不由自主的颤抖,一字一句都是那么的不容易说出。
雷狮喜欢的,会是谁呢,安迷修?卡米尔?亦或者凯莉?
雷狮复杂的看着眼前的金,他不知道该不该说,明明已经说到了最后,就差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他却犹豫了。
金没有听到雷狮的回答,他垂下头,帽子挡住了雷狮看他的视线,只听到金的声音传到耳边“雷狮……我喜欢你……”
像爆竹突然在脑中炸开一样,雷狮突然又转不过弯了。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似乎更大声了“雷狮,我喜欢你!”
一字一句传进了雷狮的心中,可金的声音还没有停止“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金抬头看着雷狮,眼中带着泪水,他紧盯着雷狮“雷狮,我喜欢你,所以,我们去找你喜欢的人好吗?我们去治好病好不好?”
近乎是恳求的声音,雷狮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感情了,他伸手抱住了金“不用了,已经不用去找了”他松开了一点,看着金挂着眼泪的精致的脸,轻轻的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因为我喜欢的人,就在我面前啊”

祝剑圣大人十七岁生快www

依旧是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喂喂喂,那边的那个魔道学者,你别一直丢烧瓶啊,你又打不中我,嘿呀,我好心提醒你,你还丢,哎,现在的环卫工人,真是不听劝,哎哟喂!我擦,我说你一个狂剑士还搞偷袭,你这样的,孙哲平知道了不打死你才怪,看我不砍死你砍死你砍死你,还敢跑,我看你往哪跑,跑得过我吗……”耳机里传来让人烦躁的声音,并不是因为声音难听,而是话太多,然而声音的本人并没有这样觉得,黄少天在收拾完几个和他抢boss的人后,退出了小号账号卡的登录,离开了座位。
揉揉了有点发酸的手臂,走向了蓝雨的餐厅,现在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不过因为抢了一轮boss,不知道时间过了没有。
黄少天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餐厅,却发现餐厅的大门是关着的,心下疑惑:诶?餐厅关门了?不会吧,本剑圣还没吃晚饭呢,完了完了完了,要不去看看餐厅冰箱里有没有吃的?不行不行,这么猥琐的事情本剑圣怎么会做呢,可是不去有可能会挨饿……
几经犹豫后,黄少天毅然决然的走向了餐厅,宁愿猥琐也不能饿肚子,伸手打开了餐厅的门,慢慢的伸出一个脑袋,发现里面漆黑一片,才放心的走进去,放松的叹了口气。
“嘣——!”
礼花炮爆开的声音突然响彻在耳边,周围突然亮堂,强烈的灯光照的黄少天不得不眯一下眼睛,再一次睁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
“队……队长!队长你怎么在这里?队长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有意来找吃的,诶,不是,我是有意的,不是,不是有意的……”黄少天以为自己猥琐的行为暴露了,慌忙的解释,但是越解释越乱,喻文州一群人就这样看着慌忙的黄少天,一直憋着笑。
终于,耿直的卢瀚文走过来,递过来一个礼盒,说着“黄少,生日快乐!”
黄少天呆滞了一下,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每天都在训练中,只记得什么时候比赛,比赛的对手是谁,早就忘记了自己的生日了,原来,还有人记得……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一群男音组成的歌声传入黄少天的耳中,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宋晓推过来一个推车,上面有着一个双层蛋糕,蛋糕的表面是蓝雨的队徽,上面用黄色的果酱歪歪扭扭的写了一个黄少生日快乐“黄少,这个可是我们大家一起做的哦,虽然丑了点……”卢瀚文在一旁挠挠头,虽然他和黄少天平时互怼习惯了,但还是很尊敬这个前辈的,所以这个蛋糕也是用了很多心思做的。
“少天,许愿吧。”喻文州在蛋糕上插上了十七支蜡烛,从推车旁边拿了一个打火机点燃,微弱的光芒在这个房间里显得有着渺小,但却照亮了黄少天的眼。
“希望蓝雨得冠,蓝雨得冠,蓝雨得冠”即使是许愿也要重复三遍额的性格依旧没变,旁边的郑轩拍了一下他的头“傻子,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黄少天捂着被拍的头,回头看着郑轩“才不会呢,蓝雨可是有本剑圣在,肯定能得冠的。”
喻文州在一旁轻笑,提醒着黄少天“少天,再不吹蜡烛,蜡就滴在蛋糕上了哦。”喻文州的话成功的转移了黄少天的注意力,黄少天慌忙的吹灭了蜡烛,早在一旁对蛋糕虎视眈眈的卢瀚文,在黄少天吹灭蜡烛的那一瞬间就将蜡烛从蛋糕上扯出来,并顺手撤了一块巧克力下来偷吃,这个动作引来了黄少天的白眼和其他人的轻笑。
黄少天端着装在盘子里的蛋糕,一口一口的吃着,虽然蛋糕烤的有点糊,带着一点苦味,但是确实他吃过的最好的蛋糕。
“好了,我们再来说一次吧。”宋晓有点嗨过头了,举手提议着。卢瀚文的头从蛋糕中抬起来,不咸不淡的说一句“还要说啊?”说完看了一眼懵逼的黄少天,老气横秋的说“哎,算了,舍命陪君子吧”
除了黄少天以外的所有人都面向着黄少天,或轻笑,或兴奋,或激动的说着:
“黄少,生日快乐,感谢蓝雨有你”

还是那句话,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塔罗牌之恋

“喂,小小,别弄塔罗牌了,快要迟到了”同宿舍的柳薇扯了在书桌旁摆弄塔罗牌的少女,不停的催促道。
  “诶诶诶,别慌啊,,,”还没等少女说完,柳薇就已经拉着她的衣领往门外拽,吓得她赶紧把桌上摆好的塔罗牌拿好,一边走一边将塔罗牌放进牌盒里,小心翼翼的放进斜挎的书包里。
   大一的课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依旧是不能迟到,不能旷课,等夏小小和柳薇来到教室的时候,离上课时间还有些距离。
  待到夏小小坐在自己平时做的位置上,耳边传来一声响动,眼前平白多出了一双手“小小巫女,昨天占卜的结果出来了没?”顺着手往上看过去,原来是戴琪。
  因为沉迷塔罗牌,而且还时常能蒙对,夏小小就荣获了巫女的这个称号。对于这个称号,夏小小也很无奈,其实她之前让别人改口,但效果微乎其微。
  “嗯,占卜出来了,下课再跟你说吧,老师来了”夏小小示意戴琪注意门口正在走进的老师,戴琪听闻立马回了座位。
  正在认真听课的夏小小突然感觉到坐在旁边的柳薇碰了一下她的手臂,她转头疑惑的看了一下,发现柳薇正给她偷偷传来了一张纸条。
  “诶,你看,今天林一居然来听课了”纸条上这样写着,赫然是柳薇那霸气的字迹。
  夏小小看完后,抬头看了一眼斜上方睡着的少年,他是林一,是学校公认的系草,但是对人极其冷漠,除了和室友肖俞皓关系好一点,和其他人几乎不怎么说话,平时也不来上课,但是依旧保持在年级第一,因此老师也不怎么管。
  “嗯,我看到了”夏小小在属于南方姑娘,有着江南女子的温柔,字也写的很清秀。
  过了不久,纸条又传过来了,上面写着:我听说,林一以前很温柔的暖男,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小小,你和他高中也是同学吧,你知道为什么吗?
  看完后夏小小愣住了,她随即回道:抱歉,我不太清楚,有事下课再说吧。
  柳薇的纸条也不再传过来了,但夏小小的心思也早已不在课堂上了,柳薇的问题让她想起了一些往事,一些,让她无法忘记的往事。
  她依稀还记得,当初那个秋天,那个傍晚的夕阳,那个温柔的少年对她轻声说:巫女,我喜欢你。